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九十五章 山雨欲来

九十五章 山雨欲来


  李若虚与平十方跟随县兵队伍回到县尉府,在队伍散去后,一起回到府衙后院处暂居的院落。
  在院子里的石椅坐下,李若虚长吁了一口气,往嘴里灌了几杯茶水后,整个人就直接趴在了桌子上,完全不想动弹了。
  今天大概从凌晨三四点起就没闲过,从睡梦里被天门县各路武林高手交手的动静惊起来后,直到现在太阳就快要落山,可算是奔波了一整天。
  其实要说身体筋骨有多疲惫,倒也还不至于,毕竟也是触及先天境的后天圆满武者,气血充盈完足,一天下来倒也没有做什么繁重的体力劳动。
  主要还是脑壳有点发晕……心累。
  先是与程处默一唱一和的劝诫威慑当时参与争斗的一圈归元境宗师高手,当时的场景李若虚是真的压力山大,尤其是修成巽风势后,对气息之动化感觉十分灵敏,对着一群随便一两招就能拍死自己的高手,各种威胁出言,真就感觉自己完全是在作死个。
  虽然心中有数,知道那些宗师应当不至于直接出手对付自己,但也仍是压力巨大,精神紧张不已。
  说到底自己实力不够,也没面对这种大场面的经历,就算是狐假虎威,李若虚这只小狐狸面对一圈的狼豹也是不由得一阵阵肝颤,尤其当小狐狸是能清楚感受到这些猛兽爪牙之间还没散的腥风血气。
  事后李若虚自己都挺惊讶自己竟然一点都不怯场,反而是言行有据,后怕之余还不由得颇有些自得之意。
  其实当时那些武林高手退去之后,李若虚就想要休息放松一下,可张明却是一刻不让停息,有跑腿的任务,派李若虚去;自己要办什么事,也带上李若虚。
  之后别事的还好说,就是当一个没有思想的工具人,按照吩咐去做就是,却是刚结束的擂台比武过程里,李若虚却是又不由得大大耗费了一番脑力。
  毕竟坐在看台上,近距离的观看归元境高手全力对战的机会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遇到的,偏偏李若虚还就是灵觉颇为敏锐,现阶段也是更是十分迫切的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总不能就真的单单只看个热闹吧,必然是要抓住机会全神贯注且用尽心力的感受分析和学习了。
  因而现在李若虚感觉自己心力交瘁,只想静静的瘫在这发呆。
  “cheng”一声清亮的兵刃出鞘之声,让李若虚的死鱼眼顷刻间恢复了焦距,扭头一看,却是平十方抽出佩刀,眼中透着灼灼的战意看着自己。
  李若虚心生不妙,有些勉强的露出笑容开口道:“十方兄弟这是要干嘛?”
  “方才旁观许多宗师高手的对决,心生感触,似有所得,正要向李若虚大哥讨教一二。”平十方抖了抖清亮映光的佩刀,理所当然的开口道。
  李若虚闻言脸色就是一垮:“今天天色已经晚了,不如我们明天再切磋吧。”
  “天色还没黑下来,对你我的切磋并没有影响。”平十方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十分耿直的开口道。
  李若虚正想委婉的开口拒绝平十方的邀战,还不及开口,就听院门前传来一个笑吟吟的声音:“看来来的真是时候,正可以看上一场比试,说起来还没见识过两位兄弟的真正全力出手的修为呢。”
  李若虚闻声满是怨念的望向笑吟吟走进院子的张明,呵呵笑道:“我们两人只不过是后天武者,在张县尉面前有何足道哉!”
  “话不能这么说,孔丘圣人曾经说过: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我观两位兄弟其实都已经走上了先天蜕变之路,且各有不凡之处,交手之间说不定就能给我一些启发也不一定。”张明笑眯眯的盯着李若虚道。
  “今天从早到晚,就没停过,总得让我歇一歇,不如明天再打。”李若虚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明天……也行。”平十方迟疑了片刻,轻轻点了点头。
  “明天?闯荡江湖的时候,敌手会因为你说一句明日再战,就等你到明日吗?”张明脸色仍是笑眯眯的,只是目光如炬,透着莫名沉重的意味,直勾勾的盯着李若虚。
  李若虚听了张明的话,莫名心头一个激灵,猛然坐直身子,若有所思道:“明哥的意思是?”
  “你太懈怠了,在江湖上闯荡就要有时时刻刻应对突发危机的警惕意识,才能活的长久。
  你虽然有应变之能,也不乏血勇,但平日间过于安逸,或许是过去的生活环境和之前的境遇所致。
  但你应当要了解,江湖武林之中,真正的危险往往就是在平日里风平浪静之时、不起眼之处袭来。”张明寓意深远的对李若虚道。
  李若虚心头一抖,确实,李若虚毕竟还没有体验过真正的江湖险恶,思维还相当程度的停留在过去那个安全度非常高的法制社会,来到这个世界后也没有真正遇到过什么危机,唯一一次算的上是事关生死的还是在邙山与异变野兽打斗。
  武林、江湖、人心,毕竟没有切身的体会。
  回过神来,李若虚脸色一肃,郑重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以后我会注意的,江湖险恶,任何时候至少保持基本的警惕心。”虽然没有切身体会,但武侠小说还是读了不少,其中各种险恶还是心中多少有数的,此时想起也是有所感触。
  张明闻言满意的微微笑着:“若虚兄弟心中有数就好,江湖路远,还需慎重。”
  旁边平十方却是被两人的对话给搅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是我们俩切磋吗,怎么突然就扯了一堆的‘江湖人生经验’?
  左右看看有着莫名默契的李若虚和张明,平十方沉默片刻后,轻吐口气开口道:“这么说李大哥是愿意和我切磋了?”
  “找张县尉吧,他的修为更高深,更能试探出你的极限所在。”李若虚想也不想的就开口道。
  张明闻言,看见平十方真就扭头看向自己,脸色顿时垮掉,眸光微动,语气深沉的对李若虚道:“我还是想看看你们的具体实力,还是你们两个交手一番。”
  李若虚听着张明慎重的语气,叹口气:“也好,我就和十方兄弟切磋切磋。”
  ……………
  之后,李若虚和平十方就在院落之中比试了一番,两人却是不分胜负。
  比试结束后,李若虚脸色却是不太好看,来天门县之前,自己武功修为可以说是完全压制平十方的。
  之前的切磋却只能稍稍占据优势了,到现在更是只能打个平手。
  倒不是说对平十方有什么嫉妒不满,只是不免有些自我怀疑,自己修行的功法应当是绝对在平十方之上,却在短短时间就被追了上来,难免会有些失落。
  平十方看到李若虚的脸色,目光一动,转眼也是大概明白李若虚的心情,略有些局促的开口道:“我其实不过是占了又兵器的利处,些许精进发挥较大,其实李大哥的精进不比我少。”
  李若虚微笑着摇了摇头,自己身怀绝世神功,却没能真正发挥其中奥妙,没什么好说的,看来还是该多多努力。
  一旁张明闻言大概了解了情况,轻笑一声开口道:“若虚的功法极为玄妙精深,以你目前尚不及先天的境界,确难发挥其中真正奥妙。
  不过目前若想快速提升实力,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
  不知若虚有意于殒日原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