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一百章 维和

  李若虚带着剑鞘回到自己房间,研究了半天,除了输入的真气像泥牛入海一样激不起半点风浪动静之外,看不出任何其他的特异之处。
  一身的真气输了大半,还是不见半点反馈,李若虚也就放弃了继续研究的想法,反正也不过是尝试一下。
  左右无事,李若虚也是直接就修炼起来,静静运功提炼先天真炁,争取能够早点突破先天境界。
  昨夜李若虚刚刚对《长生经》有了更深层的感悟,窥得其中莫名莫测的几分奥妙,修行的效率直接就有了一个显著的提高,直到此时李若虚对此还是有些兴奋激动的,既然有空闲时间,也是立刻定下心来开始修炼,还真有些分秒必争的意味了。
  不论是心底深藏的丝丝紧迫感还是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一分一分的强大,都让李若虚不自觉更加投入的修炼起来。
  至于平十方,也是一直在院子里自顾自的舞刀,激荡起阵阵刀光的涟漪,几乎是片刻不见停息,有如暴雪,越舞越急。
  ……………………
  接下来的一天,差不多就在这么平静安然之中悄然过去了。
  李若虚和平十方这里是闲适又充实,两人正处于心中有所感悟,修为进境能够飞速提升的阶段,一整天的静修,也都是收获不小。
  当然修行过程中还是留有一分清醒,毕竟城中的各方武林势力随时可能有动作,李若虚两人是要混进各方武林人士一起出发的。
  ……………………
  外边的县城中,各方的武林人士虽然都是红着眼紧绷神经,但终究魏王府高手那边没有任何行动,各方高手也都强自按耐住自己的心思,不愿在县城里搞出什么乱子来,现在随时都可能爆发出真正争夺传承的大战,这时候要是做了个出头鸟因为挑衅官方被收拾了,失去了参与争夺传承的资格,那就真是没地方哭去了。
  且不论那些武林高手心里是怎么个焦躁,又有些什么样的想法,对于天门县城里的居民来说,日子又回到了以往的平静和安然,只有偶尔一些爆发仇怨口角的武林高手相约到官府设下的擂台一决高下,观看武林高手对决倒是成了许多居民们平日里不曾见过的新奇消遣。
  ……………………
  显然此时的安然只是暂时的,平静的表象之下自然是隐藏着暂时不曾爆发的汹涌暗流,不过这些武林中的争锋是已经无关于每日忙碌度日的小老百姓,只要不影响但居民正常的生活,对于所谓武林争端,也就是成为茶余饭后谈资的热闹了。
  当然,这也是官方处置得当,反应迅速,极短时间内平息了武林高手的乱斗,恢复了县城秩序,之后也是很好限制了武林人士的争斗,居民们也都很快回归了自己的日常生活。
  昊阳书院的林书诚和北斗书院的肖亢并排走在街道上,看着居民忙碌安定的日常,皆是流露出欣然的笑容,显然心情不错。
  “我观这天门县的诸多百姓生息如常,看上去并没有因为之前归元境高手混战而惶恐不安,除了刘县令和张县尉协同程将军处置得当以外,天门县官府也必然是在百姓之中广有威望,才能让百姓信服,不生疑虑惊惧,度日如常。
  这位出自你们昊阳书院的刘县令不愧儒门学子,将来若是能够牧守一方,想必定能造福一方百姓,广施仁义。”肖亢手中捏着一本半开的书,侧头微笑着对林先生诚开口道。
  林书诚闻言只是轻轻一笑:“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刘方确是在身体力行先贤教诲,可惜他志在任事,早早就离开了书院,不然我必然举荐其前往泰山小圣贤庄进修,或许他还能够得授先贤传承,也未可知!”说完却是轻声叹了口气,似是有些惋惜。
  “却未见得,我辈儒生,志在修身齐家治国安民,刘县令既有安民治世之能,又得以匡济一方,既已践行先贤教诲,又何必拘泥与所谓传承?”肖亢却是颇不以为然道。
  林书诚闻言哑然失笑:“倒是被你给教训了,我确实有些着相了,他奉儒义行己道,却是不必太在意其它。”
  说话间,两人却是来到了魏王府一行人居住的宅邸,十分坦然的出言拜访。
  四周围观的各方高手看见这两位儒门宗师突然出现,不由得心思浮动,紧紧的观察着动静。
  之前这两位分明是没有表现出丝毫争夺传承的打算,只是在平息各方在县城里的乱斗时出面,之后一直都只是静静的呆在自己的居所之内,此时怎么突然就找上了魏王府的人。
  院子里武振海接到通报,也是十分疑惑,这两位儒家宗师怎么突然找上门来?意在传承?
  可他们绝不可能直接在县城里出手抢夺引发大战的。
  左右想不明白,但两位儒家宗师又不可能是来动手的,武振海还是决定先见一面再说。
  林书诚和肖亢在许多复杂而疑惑的目光之中,随着领路的武者进了宅邸。
  武振海刚见到两位儒门宗师,就直接开口喝问道:“两位先生何以至此,莫不是也想夺取传承之骨牌?难道想要与我魏王府的高手动手?”
  林书诚眉头一皱开口道:“老夫还不至于贪图一位异族破虚的传承而至于不顾百姓于城内动武。”
  “那两位为何而来?”武振海脸色丝毫不变,显然早有预料两位宗师应当不是来为难的。
  肖亢微微一笑:“特来相助阁下,亦是为了平息干戈,至少不让无辜百姓被武林争斗所伤。”
  “那太好了,两位只需要将外面的那些武林高手劝退,争端自然就解决了。”武振海脸上看上去满是热情的笑道。
  “我们是为了阻止你们在县城内大打出手,不是来替你和外面的高手动手的。”林书诚语气冷硬道。
  “那不知两位要如何阻止争端?”武振海倒是真有着好奇了。
  肖亢温润的笑着道出自己这边的打算。
  却是刘方请来这两位儒门宗师,一是以防万一,避免有个别无法无天的武林人士直接出手抢夺骨牌,然后引发混乱的大战,届时又会事一场大乱。
  二来也是看着魏王府的这群人,不让他们暗地里派人飘洋殒日原,一切都要放到明面上来,至少在县城之内,不能搞什么小动作。
  如果这些武林高手暗地里行动,军队是很难掌握他们的行踪,而此时天门县中官方高手有限,很难面面俱到,如果这些高手稍微隐藏一下,官府就很难锁定他们的身份,日后要算账也不知道找谁,他们就能肆无忌惮的出手了。
  所以两位儒家宗师会护送魏王府的人带着骨牌离开天门县城,仅限县城之内。
  “既是提防那些武林人士,同时也监视我们这边吗?”武振海思索片刻,还是决定安排两位儒家宗师住下,虽说之前也动过暗中派出高手行动的的打算,但毕竟有风险,而且自己的援军也快来了,既然天门县令请动两位儒门宗师上门,干脆顺水推舟,借这两位的力量护住骨牌,直至己方援军抵达也不失为一个稳妥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