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一百零五章 传承归属

一百零五章 传承归属


  李若虚和平十方离开殒日原后不久,另一处各方高手经过一阵惨烈的厮杀,传承的归属也是终于有了着落。
  ……………………
  完颜宗弼带着几个心腹武者与女真使团一早安排好的一位一路隐藏的女真族的归元境高手汇合后,改头换面混在这群武林人士之中,悄然进入殒日原,之后在各方争斗混战之中也一直在战圈外围划水,想要寻觅时机一击而中。
  各方激斗正酣时,传承突然被李若虚挥动平天剑斩出的剑光一分为二,却也是给了他们机会,首先是各方高手也随之分成两方,各自追逐传承灵光,力量就分散开来了。
  女真族这位归元境抓住机会,以手中半块白玉骨牌牵引传承灵光,在一众高手未及反应过来时,便将灵光纳入手中。
  女真族这位高手本身就躲在人群最外围的位置,得手的瞬间直接就将身法催发到极致,扭头就往殒日原外跑,身形有如追风逐影,眨眼间就飘出了一里地有余。
  变故突然,一众高手反应不由得慢了半拍,没能及时拦截,使得女真高手占了先机先行了数个呼吸,场中就只剩下半道传承在空中流转。
  如果要追,在场最多也就是归元境,跑出去的那位高手显然身法不弱,落后这么多再想追怕是很困难了。
  是以只有极少数人选择去追那位半路杀出,夺得一半传承的不知名高手,大多还是把目光投向剩下的另一半传承。
  而完颜宗弼自然是带着跟随的几个女真武士混在追击的少数高手中,准备出去汇合女真族的那位归元高手。
  目送女真族那位高手带着一半传承消失在视野里,留下的各方势力无奈的眼神交流一番,然后继续拼杀起来。
  ……………………
  一场大战平息之后,武振海领着魏王府剩下的人手往天门县城方向缓缓而行,整支队伍面貌都很低沉,几乎人人身上带伤,人数也比进入殒日原时少了大半,显然不见了的人都永远留在了殒日原中。
  走在队伍前方的武振海更是脸色阴沉得可怕,这次殒日原之行不但什么都没拿到手,反而损失惨重,特别是有两个归元境的宗师高手都死在了这里,恐怕回去之后,自己在魏王府的地位都会受到不小的影响,那些觊觎自己手里权力的家伙还好应付,怕就怕会让魏王殿下对自己产生不满。
  归元境高手在魏王府中也是作为客卿的存在,极受重视,一下就折损了两个…………
  想起这,武振海就觉得憋屈,本来己方手握白玉骨牌,是有极大的机会夺得传承的,只要破虚传承到手,就算损失几位归元境高手,自己也是大功一件,哪怕只有一半的传承,也不会被怪罪。
  “这该死的剑光从哪里来的?破坏传承也就算了,居然连带我魏王府的一位归元高手,还有我们手中白玉骨牌一起斩了。
  否则传承说不定已经到了我的手里!最后居然便宜了那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武振海心中满是不甘的想到。
  这么一考虑是越想越气,武振海目露凶光对身边的赵全道:“我记得那从我们手里夺得传承的那伙人里的归元境则参加过程处默他们举办的比武。
  好像是叫风不二,回去以后发动瑜州境内所有力量,一定把他们给找出来!”
  “大人放心,只要他们敢露头,绝对逃不出我们的耳目。”赵全躬身应道。
  “对了,之前以白玉骨牌夺走另一半传承的那个不知名归元境,对此人身份,有什么头绪吗?为什么还会有另一块白玉骨牌?”武振海又考虑到另一半的传承,微眯着眼开口问道。
  “据传女真人曾经攻破鲜卑慕容一族的祖地,将之洗劫一空。
  加之之前天门城中的传闻,我们手中这白玉骨牌本来是从女真人的手里流传出来的,而且又是明显有残缺。
  ………………
  原来我还只当骨牌本就是残缺的,毕竟破虚境的慕容垂都陨落了,鲜卑慕容也早就落败了。
  如今看来,恐怕是女真故意放出一半的骨牌引发争端,暗中却安排了这么一位归元境宗师伺机夺取传承。”赵全将自己的分析一一道出。
  “女真人!回到天门县城后,立刻调集人手,给我把女真使团翻个底朝天!”武振海急哄哄的喊到。
  “万不可如此,大人。”赵全连忙出声劝道。
  “为什么,女真不过区区蛮夷小邦,他一个小小的使团难道还敢违逆我大唐魏王府不成?”武振海冷笑一声道。
  北地草原从鲜卑到突厥再到如今的契丹,那个不是被唐军揍得喊爸爸,鲜卑慕容氏、宇文氏被灭,突厥被灭,哪怕是如今的辽国也是因为太跳,被唐军一战打掉了大半家底,才有了女真人的崛起之机。
  如此,有魏王府做靠山的武振海自然不把区区女真放在眼里。
  “我们自然不用怕女真,只是现在去搜查使团,必然是一无所获,还可能会招致朝中一些与我们不合的朝臣的弹劾。”
  武振海闻言稍稍冷静下来一些,思虑片刻后点点头,开口道:“确实,既然女真人在程处默眼皮底下隐藏这个归元境藏了一路,必然不会简单让他回到使团,露出破绽的,现在找上门,多半是无功而返。
  而且,毕竟一国使团,明面上还是不宜太过,不然却是授人以柄,必定会引发朝中弹劾。
  ………………
  还是先派人盯着,如果女真人直接让那个归元境携带传承孤身一人回去金国,那也就算了。
  要是他们打算等和金吾卫分别后汇合,那就…………”未尽的语意里却是满满的杀意。
  赵全听出了武振海的杀意,眼睑微敛:“属下明白,回去以后立刻便调动高手就位,随时待命。”
  “嗯,先回天门县城修整一番,看看情况。”武振海收敛情绪,面无表情开口道。
  ……………………
  却说从一众高手手中夺取到传承的一行人颇有些狼狈逃出殒日原,来到一处隐秘之地修整。
  一行人中心,慕容煜一脸激动的朝风不二道:“今日终于将先祖传承取了回来!”
  风不二却是有些遗憾的开口道:“可惜只夺回来了一半,那不知从哪里劈出的剑光尽然毁坏了慕容垂大人留下的传承。
  不会是唐国有破虚的无上强者出手了吧。”思及此处,风不二却是流露出些许的后怕。
  “应当不是,唐国的破虚此时大多忙于另一件事,应当顾及不到这里,况且,真要有破虚境出手,完全可以直接把传承收取了。
  那道剑光应当只是殒日原中那些早该腐朽的残念罢了,剑光之后整个殒日原不是都开始衰弱了吗?不过是些许唐军残念的最后余烬罢了。”慕容煜故作轻松道。
  其实殒日原的衰弱主要还是李若虚把镇压的平天剑拿走的缘故,当初复苏的战意除却继续戍于北疆,守卫华夏之外。
  剩余主要附着在太宗皇帝的平天剑和天策军的战旗上,现在两样都没了,殒日原自然慢慢就衰落了,或许不久后就会变得不再有特异之处了。
  “就是还有一半的传承仍在外人手中,老仆实在是不甘心!”风不二紧握着拳头,目光如炬。
  “风叔不必太过挂怀,真要是完整的传承,各方高手没有分散。
  即便有契丹人安排到魏王府的高手暗中替我们挡住其他各方高手,我即便凭借功法同源的气息牵引传承到手,怕也是很难保住。
  说起来还要感谢契丹人,要不是那个归元境拼了性命拦住唐国的那些武林人士,我们也得不到传承。
  如果将来他们要是被女真给打败灭国的话,我们慕容一族一定会消灭女真人帮他们报仇的。”慕容煜传承到手,颇有些意气风发的微笑道。
  “少主英明仁义!”带伤的五六众大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