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一百一十一章 试炼

一百一十一章 试炼


  大殿之中,李若虚抱着平天剑小心的环视了一圈四周的环境,空旷的大殿里只有眼前的两人等着自己,背对着自己的那位,俨然间气韵充盈整座大殿,多半就是长生殿主李牧北了。
  李若虚本是想等两位大佬先发言的,却是一时等不到面前两人的开口,只有旁边浑身紫色的这位眼神带着几分莫名好奇的意味的盯着自己。
  就这样被盯着,李若虚不由得心中很是惴惴不安,怎么感觉这位紫衣人的眼神里的那种探寻分析意味就像是一个猎手在思考怎么肢解自己的猎物。
  “在下李若虚,受瑜州天门县尉张明所托,将此取自殒日原之平天剑送至长生殿,交于长生殿殿主――李牧北。不知两位………”李若虚不得已朗声开口道,打开话题。
  听到李若虚的发话,背对殿门那人转过身来,目光缓缓投向李若虚,最后定在平天剑上。
  “平天剑…………”温润淡漠的声音响起,语气多有感慨之意。
  “吾,便是李牧北。
  这位,是长生殿二殿主,尹东来。”扬手微指,算是给李若虚介绍了。
  “剑,我就收下了。”说完右手往前一探,张开手掌微微轻握。
  李若虚手中平天剑像是受到什么牵引,如同投向磁石的铁片一般,直接飞到了李牧北的手中。
  李若虚按耐下心中微微的不舍,正要开口说出自己自长安来此的目的。
  一旁旁观的尹东来忽的出声:“根据小明传来的消息,你是从长安一路北行,跟随金吾卫来此?”
  小明?应当是张明。不过这个称呼还真是让李若虚莫名的熟悉和亲切,曾几何时,在学校读书时,小明这个名字时不时就会出现在眼前。
  要不是修为、年纪都不如张明,李若虚还真也想这么叫上几句。
  “他可是最讨厌你像这样叫他了,要不是打不过你,估计早要砍你了。
  据说他现在已经在开始突破归元境了,估计到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回来找你单挑。”李牧北面无表情的开口道,好像似乎是在规劝,不过怎么听着有股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感觉。
  “那正好,我也好久没有调教过小明了,倒要看看他长了几分本事。”尹东来邪魅一笑。
  李若虚见状莫名有些发颤,调教是什么鬼,措辞太诡异了吧,张明该不会是为了躲这位尹殿主才到天门县去的吧?
  “还是先说正事。
  李若虚,
  你可是受玄奘圣人托付,取回释迦舍利之人?”
  李若虚点了点头,拿出李隆基给自己的玉佩:“这是李隆基大哥给我的玉佩,让我来寻求殿主的帮助。”
  李牧北隔空摄取玉佩,端详片刻,点了点头:“不错,确实是隆基的玉佩,本殿会想办法安排你前往西域都护府,不过…………”
  话语未尽间,凭空生出一股凌厉浩荡的杀气有如实质般压向李若虚。
  倏忽之间,气势退去,李牧北眉头微挑的审视着李若虚:“没杀过人?”虽是疑问句,语气里却是满满的肯定。
  李若虚闻言才从如临深渊的惊悸之中回过神来,惊出一身的冷汗,发觉自己浑身都是僵硬的。
  刚才真的感觉自己到了幽冥血海边一样,仿佛有无数冤魂在自己耳边哀嚎,脑子直接就当机了。
  “自然是杀过的。”李若虚有些底气不足的开口道。
  闻言李牧北和尹东来齐齐露出些许诧异,方才李牧北催发杀气,行功运用精神之力试探李若虚,李若虚分明是没有半分抗性。
  “如何杀的。”尹东来微眯着眼,问道。
  “隔着有那么远,一剑劈死。”李若虚被看得有些心虚道。
  “多远?”李牧北淡淡开口。
  “大概十几里?”
  微微一愣,李牧北目光微动,提起手中的平天剑:“用的平天剑。”
  无声的点了点头。
  尹东来无言的按了按眼眶,而后目光凌厉的望向李若虚:“也就是说你没有在正面厮杀中杀死过敌人?
  那么我们就不得不对你能否完成行程持有怀疑态度,即便有长生殿的势力作掩护,此去西域也不是绝对安全,少不了遇到盗匪敌人,你也免不了厮杀。
  你这种心里素质很是堪忧,行程安排为了掩人耳目,我们不可能派出什么高手护送你。
  若是你不争气,半路暴毙,白白浪费我们许多功夫还在其次,没能取回舍利才是真正的损失。
  你的事很重要,但我们不可能像是护送身娇体弱的瓷器一样,一路保护你,这不现实,也是不被允许的。
  我们出多大的力,另一方势必出动同样甚至更强大的力量。”
  李若虚闻言不免有些不服气,想说些什么证明自己,但确实左右想想没有什么确切的佐证,自己一直都在很和平的环境里生活,前世那种制度完善的和谐社会,杀人什么的完全只存在新闻与影视之中。
  在这个世界也没怎么和别人动过手,更别说下死手了。
  “别不服气,刚才大哥用杀气冲荡了你一下,你就几乎失去了反应能力,真正生死相搏,你是不是也会也是如此。
  当然你也有可能会在生死关头爆发,但不确定性太大。
  我们需要看到你展现出足够的觉悟!”
  尹东来直直的盯着李若虚道。
  “不知两位殿主有什么安排?”李若虚眼珠一转,开口问道。
  “你也看得挺明白。
  长生殿正要与元辰阁联合清扫一遍北境,将诸多外夷安插的势力清除。
  可以安排你进行动的队伍中,借此磨练一番。”李牧北轻轻点了点头。
  “元辰阁?”李若虚心头一惊,六气元辰阁,大唐第二大帮会,唯一能和长生殿抗衡的存在。
  这两大帮会居然破天荒的联合起来,到底是什么大事?
  看到李若虚脸上的惊疑不定,尹东来微微一笑:“听说天门县因为破虚传承出世,引发了许多归元高手出手,造成不小混乱?”
  李若虚不解的点了点头,和这有什么干系吗?
  “参与争夺的各方,可有真正的名门大派?”
  对呀,佛道大宗都不曾有人参与,儒门也只有当地两家书院有人去了。
  不管怎么说也是破虚境的传承,或许对于那些真正的佛、道、儒门中的大宗门不算太过稀罕,但也是属于能够增加宗门底蕴的存在,绝对是不会嫌多的。
  怎么就都没想法,甚至派人看一看的兴趣都没有?
  “是有什么更重要的事?或者更珍贵的宝物?”李若虚猜测道。
  “圣人道统或将现世。
  相较之下,区区一个慕容垂的传承,自然是无足轻重了。”尹东来别有意味的开口道。
  “圣人道统出世!所以长生殿联合元辰阁绞杀外夷暗探?”李若虚心头一惊。
  圣人留下的传承,统称为之为道统,得之便能成就一脉不朽圣地。
  “虽然这些外夷绝无资格得到圣人道统。
  但是,觊觎之心,也不当有。
  借此机会正好把他们的暗桩都拔掉。”李牧北话音平淡如水,仿佛阐述一个事实。
  所以说意思是,想也不准想?
  “这是不是有点点霸道了?”李若虚似乎很带了些人文主义关怀在反驳?
  当然如果没有嘴角的不自禁上翘出卖心底显然的快意的话,说不定就很有点谴责不公霸道的感觉了。
  “有吗?”李牧北似乎、大概、可能反思了一瞬,扭头问向尹东来。
  “没觉得呀。”尹东来一脸懵逼以至于显得理所当然。
  见此情景,李若虚也只有为那些遭受无妄之灾的家伙提前祈祷一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