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武道神州 > 一百二十七章 拨乱

一百二十七章 拨乱

谷中局势落定,尹东来和韩青留下部分人员处理完谷中厮杀之后的痕迹,便由韩青领着原本带来的长生殿玄水殿的武者照旧回去历城驻地,其他人员各自隐去,自有他们的其他任务。
  
  李若虚则是随着尹东来来到附近一处县城郊外的平常院落,半路由于李若虚走的太慢,被提着衣领什么就不说了。
  
  李若虚思量着尹东来这一场布局已然是完成收官了,自己也算于中是历经生死,通过了尹东来的考验称量。
  
  接下来长生殿不管还有什么事都应该不关自己的事了,自己是要西行西域取舍利的,不知道尹东来于此是怎么安排的。
  
  于是走到尹东来身后,略有些谄媚的样子笑着开口问道:“尹二哥,接下来应该没我的事了吧,我也应该是通过了考验了吧,什么时候安排我动身前往西域。”
  
  尹东来负手而立,神色平静的开口道:“你应该能踏入先天境界了吧?”
  
  李若虚神色一正:“之前斩杀追杀的先天高手时,生死关头以平天剑意催发剑罡,做到了内外贯通,打通了天人之桥,真气能够做到离体不散,直接便能熔炼天地间先天元息,先天境前已是一片坦途。
  
  不出意外,我三日内必能突破先天境界。”
  
  尹东来微微沉吟盘算后开口:“好,你尽快突破先天,三日后便安排你前往西域。”
  
  “安全吗,路上不会有什么其他的麻烦吧?如果可以我觉得最好不要和长生殿的人员同行,最好是能和其它无关的商队什么的同行。
  
  我只想悄无声息的到西域拿到舍利,并不想路上遇到许多的险阻磨练?”李若虚惴惴片刻后,终是开口问道。
  
  尹东来眼睛微眯,饶有兴致的开口:“为什么觉得和长生殿的人同行会有麻烦?”
  
  小心打量了一眼尹东来,李若虚带着些猜测的语气开口:“本来我以为长生殿近乎倾巢而出,只是针对他国暗探,确保能参与圣人道统争夺不出现他国势力。
  
  但现在看来,尹二哥你们是打算同时趁乱削除武氏的羽翼呀,事情一旦暴露,恐怕就是一番轩然大波,武氏的势力肯定全力反扑………”
  
  “局势越乱,不是越有利于你前往西域吗?等武氏的那些势力都自顾不暇的时候,还有多少人手能派出去大海捞针的查找你这么个人呢?”尹东来浅浅的笑着,一脸的风轻云淡。
  
  李若虚闻言目光一动,语气不由的显露出几分讶然:“这一切都在尹二哥算计之内?!难不成都是为了让我能够顺利安全抵达西域?
  
  长生殿同时对上武氏的势力和辽、金暗探势力,恐怕要面临一场苦战。”这就有点恐怖了,这是直接搅弄浑了整个大唐的江湖呀!没想到自己这么受重视,李若虚不免有些受宠若惊了。
  
  尹东来闻言愣了一会,目光怪异的看了李若虚片刻后,缓缓开口道:“你的事其实也是顺势而为而已,长生殿也不可能同时和多方势力开战,能否得胜且不说,付出巨大代价是必然。
  
  不值得也没必要。
  
  还是应当因势导利,顺势而为,让女真、契丹、武氏相互争斗。”
  
  “让他们打起来?这怎么能做到?这谷里可是一个活口都没有,总不能说是围杀的一方和被埋伏的全部同归于尽了吧。
  
  这有人会信吗?”李若虚心头微微的羞耻被涌出的疑惑好奇暂时压下。
  
  尹东来轻轻摇头,高深莫测的开口道:“让女真人做出判断的关键点自然不是在这里,而是被伏击的使团。
  
  此地,包括其他州府暗探的覆灭只不过是火上浇油!”
  
  “有人要伏击女真使团?契丹人还有武氏权贵的人?武氏的人为什么要针对女真使团?”李若虚大惊失色,当然是多带着些惊喜的惊。
  
  “据我所知,这次出使大唐的契丹使者调集了暗探势力许多高手,还以重利驱使动了蓟候麾下一支部族的数百骑兵。
  
  女真使团即便不被全歼,高手也基本是要损失殆尽,使团被契丹人和武皇亲封的蓟候李楷洛的骑兵绞杀,女真人很容易就会以为是武氏一族和契丹人联手而为。”尹东来目光幽幽投向北方。
  
  “可动手的到底是契丹人,就算散播武氏一族参与其中的情报给女真人,应该很容易能查出来吧?怎样才能让女真人深信不疑?”李若虚有些疑虑。
  
  尹东来成竹在胸一笑:“这倒不太需要我们考虑,只要我们流出些许风声,剩下的事契丹人自然是会抢着代劳。
  
  契丹人巴不得金国女真找上武氏一族复仇,多树立敌人,自然会竭力加强这消息的真实性。
  
  加之国朝之策本就是扶持衰落腐朽的辽国,打压如朝日东兴的金国女真。
  
  以我所知,武皇早就对北方草原有所布置了。
  
  女真人那边也多少应该能察觉一些大唐的打压之举措。
  
  何况女真在大唐的暗探力量虽然相对的薄弱,但也绝非平常势力能比,就被这么犁庭扫穴般剿灭,对手必然是大唐势力最庞大的权贵。
  
  如此种种,由不得女真不相信武氏一族对他们的出手。”
  
  李若虚深深吸了口气,不免为尹东来的算计惊诧不已,无声无息间把女真、契丹、武士权贵三方强横得足以在天下九州排上号的势力尽数算了进去,实在是有些恐怖。
  
  “二哥的谋略之深远真叫人叹为观止,布局之神妙亦可谓神鬼莫测,轻描淡写间拨弄乾坤变幻。
  
  运天下大势于掌,真可谓当代谋圣!”对尹东来的谋划高山仰止,甚至于有些害怕之下,李若虚也是毫不吝啬赞叹之语的拍起了马屁。
  
  尹东来面无表情的看了李若虚一眼,似笑非笑的开口:“给我戴高帽子?我哪来的实力运天下大势,真去拿手抬不得被压死?
  
  而且你这也太浮夸了,干巴巴的谁喜欢听?希望下次见面能有些长进。
  
  ………………
  
  其实说到底我不过根据诸多势力的立场想法,给了他们某些作为判断依据的信息,让他们自己做出判断而已,恰巧他们所做出的决定也是我十分乐意看到的而已。
  
  女真族崛起时间不长,但却如猛虎初出山林,锐气正鼎盛,大多女真勋贵都是睚眦必报、无所顾忌的性格,一句话形容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金国女真之主,完颜阿骨打是一位雄主,必然是又头疼又欢喜于这种锐气。
  
  为了保持这种锐气,虽然不可能正面对抗大唐,但绝对会暗中调动人手报复他们认为对他们动手的武氏权贵的势力。
  
  契丹人就不必说了,被女真压着打,一直希望有其他势力帮他们对付女真人,一旦起了冲突,必定是要推波助澜。
  
  甚至我怀疑,契丹人一开始计划袭击女真使团时,或许就有打算把锅扣到唐国如日中天的武氏权贵身上也不一定。
  
  武氏权贵也多是骄横跋扈之流,尤其是受封梁王、魏王的武三思和武承嗣,可以说除了当今武皇,谁都不放在眼里。
  
  麾下势力突然被女真人袭击,怎么可能忍气吞声?
  
  一旦打了起来,很多事就会变成说不清楚的了。
  
  最重要的是,金国女真太过强大也不合大唐的利益,虽然国朝自有应对,但武氏权贵坐享大唐大量资源权力,出点力牵扯一些女真的精力和力量,也是应尽之本份。”
  
  李若虚边听边小鸡啄米式的点头,最后只有心中一句,卧槽,大佬牛哔!
  
  “尽快突破先天,三日后不论结果都要出发。”
  
  “二哥放心,三日内必入先天!”李若虚眼神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