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敌谍一生 > 592、 戴处一长的办公室里很安静

592、 戴处一长的办公室里很安静


  杨庆山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但他只是看着鹰司,却并不急于开口说话。
  鹰司点了一下头,“我知道您杨先生的目标。我保证,帮助您达到您的目标!我这么说,可以吗?”
  杨庆山点点头,算是认可了。之后,他凑近鹰司,先伸出一个手指,低声说了几句话。他看着鹰司冷静的表情,似乎并不太满意。于是,他伸出第二个手指,又说了几句话。这下子,即使沉稳的鹰司也睁大了眼睛,并且向他露出极为赞赏的微笑!
  鹰司向他伸出手,用力和杨庆山握了一下手,轻声说:“我们一言为定!”
  12-18
  电台小屋里的人,都有些惊讶地看着萧安城,思考他刚才说过的话。
  所有这些情况,都如乱麻一般纠缠在一起了,互相牵连,几乎要揪扯不开了!
  在座的人,都可以说是精把子中的精把子,但也说不清其中的道理!他们互相看着,却都说不出话来。
  这时,精明的陈子峰问出至关重要的一句话,“安贼,池小姐说,杨庆山没动手,是因为我们出了事!她怎么知道的?”
  萧安城狡黠向他一笑,“是崔槐传出来的话!”
  陈子峰用力一点头,“原来是他!哈,原来是他!这个人可用吗?”
  萧安城摇摇头,“现在还说不好。他毕竟是洪门的人。”
  陈子峰说:“这件事,我们还可以再考虑。但有一点,小乔你记着,明天要在杨府门外放一个弟兄,不知能不能发现什么!”
  萧安城微笑说:“子峰,你决定和池家合作了?”
  陈子峰梗着脖子说:“你这家伙,话里话外都是和池家合作的意思!我还能不同意吗!真是的!反正我们都有麻烦!合作一下也挺好!”
  这时,廖若兰小声说:“我能说一件事吗?”
  陈子峰立刻满脸笑容地说:“若兰,你说,你说。”
  这一晚上,廖若兰一直克制着,一眼都没向萧安城那边看,仿佛她根本不认识这个人。小乔果然说话算数!什么事都肯帮她!所以,她没办法,也不能食言!
  此时,她看着陈子峰,轻声说:“子峰,你们遇到的麻烦,和我一起的一些记者也知道了。有人正想拿这件事写报道,发回上海。这个事,你不担心吗?”
  奇怪的是,陈子峰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听她把话说完,就回头去看萧安城。
  这两个人,互相看着,一会儿歪一歪下巴,一会儿偏一偏头,仿佛在用眼神说话。
  旁边的人,都怪异地看着他们,猜测他们是什么意思。
  陈子峰对着萧安城盯了一会儿,就恶狠狠地说:“你个不知死活的安贼!胆子太大了!”
  旁边的人看着他,却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陈子峰却回头说:“若兰,你别管那些记者!我们的恶事已经传千里了!再传到上海去也无所谓!你好好的,比什么都强!”
  旁边的人更加惊愕地看着他。他们怎么也不能把他说的前后两句话连在一起!
  事情汇总到现在,就已经全说清楚了。
  萧安城最后问了一句话,“子峰,你今晚要去汇报吗?”
  陈子峰把嘴歪了又歪,终于说:“今天没什么进展!三强虽然发现了川上,但还是没结果!他妈的,还是等明天再说吧!”
  12-19
  不过,陈子峰这个时候即使去汇报,也找不着骆江。骆江出门了。
  此时,他坐在汽车里,望着外面漆黑的街道,心里真是烦躁到了极点!
  萧安城那个王八蛋,中午问了一个毫无道理的问题,让他整整纠结了一下午!
  萧安城问:“多福路,福泰仓库里的弹药怎么办?请长官指教!”
  萧安城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他希望老子用这个事,去对付何贵湘那家伙!为宪兵队争取一个出头之日!狗东西,他想利用老子!
  不过,宪兵队这群王八蛋如果出不了头,戴老板交给我的任务怎么办!这些任务不完成,老子就不能在戴老板心里翻过身来!
  但是,他凭借多年的特工经验,一上眼就意识到,福泰仓库里的弹药是个麻烦!是碰不得的!何贵湘敢把陈子峰他们引到福泰仓库,就是拿准了,谁碰那些弹药谁倒霉!
  骆江这一下午,心里纠结的就是这件事!他犹豫再三,简直要发神经病了!
  到了最后,他终于想明白,碰不碰福泰仓库的弹药,最好请示一下戴老板!只要戴老板支持!老子就有天大的胆子,去碰一碰福泰仓库的弹药!
  12-20
  此时,戴处一长的办公室里很安静。
  他推开面前的文件,向对面的椅子指了指,示意骆江坐下。
  骆江一眼就看出来,戴老板已经知道缉查处宪兵队的事了!所以,他只好改变想法,先汇报陈子峰宪兵队的事!
  “他们的情况,属实吗?”戴处一长不动声色地看着骆江,轻声问。
  “报告长官,绝无此事!”陈子峰给他的回答,就是绝无此事!到了现在这种要命的时候,骆江也必须坚持到底了!
  “你确信?”戴处一长直盯着他,声音却更轻。
  “长官,他们一直在查药品案,得罪了一些人,这是肯定的!”
  “那么,他们那些麻烦,能调查清楚吗?”
  “一定能!我坚信这一点!”
  戴处一长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点点头,又轻声问:“还有什么?”
  骆江再次犹豫一下,终于说:“长官,我们在多福路的福泰仓库里,发现了大批武器弹药。长官,这个,我应该怎么办?”
  戴处一长再次一动不动地看着他,过了很长时间才轻声说:“骆兄,你不能碰。”
  戴处一长用这么客气地口气拒绝,让骆江很意外。这也说明,那批弹药确实是个麻烦!但他现在看着戴处一长,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那么大一批弹药,似乎不应该这样吧!
  戴处一长笑了一下,轻声说:“骆兄,那些弹药的事,与贪赃枉法无关。原因,你以后会知道。”他低头想了一下,又说:“甚至会成为你今后的任务。至于为什么?这个我可说不清,等以后看吧。骆兄,就这样吧,你可以走了。”
  12-21
  骆江离开戴处一长办公室后,心里充满了疑问。
  那么大一批弹药,竟然与贪赃枉法无关!甚至可能是他今后的任务!这两点,实在让他意外!他怎么也想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他心里到底还是有一些不服气!那批武器弹药不能动,他就没有制约何贵湘的手段!治不住何贵湘,陈子峰的麻烦,就一时消除不了!陈子峰有这么大的麻烦,就不能放手完成老子交给他的任务!任务完成不了,老子就翻不了身!结果,只能是这种结果!
  最让他焦虑的是,何贵湘可能会把陈子峰的案子,拖延很长时间!
  骆江乘车返回的路上,心里翻来覆去,全是摆脱不掉的疑虑!
  12-22
  水渔街驻地,电台小屋里的会议结束了。
  傅医生和桂科一长准备离开。陈子峰和萧安城等人送他们出门。
  桂龙海忽然走回来说:“陈组长,萧兄弟,看架式,你们迟早会上军事法庭。你们是不是应该有一个律师?如果你们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们找一个。”
  不料,陈子峰却嘎嘎地怪笑起来,甚至笑得前仰后合的。
  傅雪岚有些古怪地看着他,“龙海这个建议很好呀,听听内行的意见,总归有好处。”
  陈子峰指着萧安城说:“傅医生,您是菩萨医生。但要论打官司,没有哪个律师比得过安贼!他是安贼呀!哪个律师如果薅他一根头发,烧成灰吃下去,都会成精的!”
  傅雪岚虽然聪明,却对萧安城问了一句实话,“你懂法律吗?”
  萧安城摇摇头说:“傅医生,您别听他胡说八道。我不懂法律。”
  桂龙海向傅雪岚眨眨眼睛,“咱们甭管了。至少我知道,这位萧兄弟足够精明。”
  傅雪岚忍不住笑了,特意向萧安城点点头。她挽着桂龙海的胳膊向外走。
  乔艳芳挽着廖若兰的胳膊,面带微笑,站在门口向傅医生他们挥着手。
  傅医生他们叫了黄包车走了。
  陈子峰回头看着廖若兰,却有些疑惑。
  乔艳芳立刻瞪着他说:“廖姐今晚陪我住一晚,不可以吗!”
  陈子峰看看萧安城和冷月,挥挥手说:“可以,可以,怎么不可以!都去休息吧。”
  12-23
  乔艳芳把廖若兰领到一个空房间里,并且帮她铺好床铺,小声说:“你等着。”
  她出去一会儿,又回来,从衣服底下拿出一份文件,递给廖若兰。
  她小声说:“你自己看吧。我那房间里还有一个冷月。她是个打入我们内部的卧底!我们处处都要防备她。我守着她,免得她来打扰你!”
  她临走时又说:“姐,不管有什么事,你尽管对我们,我一定帮助你!”
  她说完,就要走。廖若兰却拉住她,并且拉她在自己身边坐下。
  “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乔艳芳小声问。
  “妹。”廖若兰欲言又止。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