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再见了,我爱的渣男 > 第207章 满眼猩红

第207章 满眼猩红

“啊呀呀,你带着我,我也害怕啊!放我一条活路吧!”
  金烨枫拼命甩开金烨飞,惊恐万状地想要跑回停车的地方。
  “小枫!”她激动的反应,令金烨飞十分不解,不知道她抗拒的是滑沙还是他?
  “你别乱跑啊,本来就笨,要是脚下不稳,滚下去了怎么办?”
  还是冯奕飞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还拍着她的头,顺便帮她把帽子正了正。
  “你要是害怕,我陪你在上面坐着吧!”
  说完,冯奕飞就拉着她原地坐在了沙子上,被太阳晒了一上午的沙砾,温暖又柔和,就像慈母的怀抱,让金烨枫十分安心。
  “你下去玩吧,像你这种滑雪高手,一定对这种东西很感兴趣吧?别为了我,扫了你的兴!”
  金烨枫情绪不再激动,平心静气地对冯奕飞笑笑,又抬起头看了看金烨飞。
  “小飞,你也下去跟他们玩吧,难得来一次,真的不用管我啦!”
  金烨飞的注意力根本不在玩上,他不甘心地也挤在了金烨枫身边,还揽过她的肩膀,表情十分不悦:
  “我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还是请滑雪高手去玩吧,我陪着我女朋友就行了,不劳您费心!”
  冯奕飞心想,这货可真会捡现成的啊!
  可是,他没有表态,因为他们两个此时把金烨枫挤在中间,如果再抢来抢去的话,场景一定非常滑稽。
  但没有动静,不代表他放弃了!
  一阵风吹过,金烨枫的帽子被掀飞了,金烨飞伸手要帮她捉住,却扑了个空。
  “等等我,我去帮你捡!”金烨飞没有多加考虑,跳起来就去追她的帽子。
  这阵风仿佛就是冯奕飞脑子里的灵光,时不我待,他拉起一脸不知所措的金烨枫跑到了滑道的起点上。
  他从服务人员手中抢过双人滑板,把脸上写着“懵”字的金烨枫按在前面的位置上,自己快速坐到了后面:“抓紧哦!走了!”
  “你不是......啊呀——”
  当金烨枫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人的滑板已经飞了出去,真的是像“飞”一样,不,也许说像“风”一样更合适。
  至少在冯奕飞感官里,他的身体已经变得如羽毛一般,没有重量,在风中自由飞翔。
  风时而高亢、时而低沉的吟唱声,伴着金烨枫尖叫,环绕着他的耳膜;金黄色的沙砾混着阳光,刺激着他的视神经。
  金烨枫飘起的长发,带着她独有的馨香,纠缠着他的鼻腔和心脏瓣膜;她的味道和柔软与昨天在睡梦中的她一模一样......
  “停下,快停下,谋杀啊啊啊啊——”
  金烨枫却顾不得感受美好,这猝不及防的“绝望感”,让她她崩溃,她只能紧紧抱住冯奕飞的胳膊,因为她根本没有东西可以抓。
  看着眼前极速放大的湖水,就像巫婆正逼她喝下的毒药一样,她感觉自己的肾上腺素下一秒就要被吐出来了......
  虽然他的意识被她的尖叫声拉回了现实,但他的心却留在了另一个世界:
  “别怕,有我陪着你呢!如果停不下来,我们两个就一起沉到水里......”
  他说的这句话与来自另一个空间的自己产生了共鸣,就像有合声一般,嗡嗡作响,他只是想表达:她在哪里,他就要去哪里。
  冯奕飞把她冰凉的小手握进他温暖的大手里,双臂也不由自主地抱得她更紧,恨不得能将她塞进身体里。
  他再一次体会到了,也更加确定了:恍惚之后、危险之前、生死之间,自己的信念里只有她......
  如果说让金烨枫恐惧的是身体极速下坠带来的心里被掏空的感觉,那么冯奕飞的话却意外地填满了她的心。
  一种莫名的安心感,让她重新审视了自己的恐惧,原来并没有那么可怕,她的背后还有他,而且终点就在前方。
  她只要相信他就好了,于是她紧紧地抓住了他的手......
  羽毛终会在万有引力的作用下着陆,就像任何运动的物体都会在摩擦力的作用下将动能消耗殆尽。
  他们的滑板也在离湖岸很远的地方就停了下来,沙与湖石交接的地方就是完美的防滑平面。
  尽管已经停了下来,金烨枫还是抱着冯奕飞的胳膊一动不肯动,也许是还没有从惊吓中缓过来。
  冯奕飞就更不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了,不但没有放开她的迹象,反而抱得更紧了。
  “飞哥这回如愿以偿了吧......”
  本来在湖边和徐晓雅一起捡鹅卵石的程庆凯,远远看到两人带着爆破的尖叫声滑下来,正想借机取笑他们一下。
  但看到眼前一幕,程庆凯免不了羡慕地流出了口水。
  “嗯,不要打扰他们比较好吧......说不定是小枫突然开窍了呢!”
  徐晓雅也看到了,却识相地把程庆凯拽到一边。
  “臭皮匠”三人组已经爬上了山坡,正准备再滑一次——
  幸而没有其他人捣乱,等等,还有一个人,绝对是故意来打扰他们的:
  “冯奕飞,你这不是趁人之危吗?太缺德了!”
  金烨飞从滑板上纵身一跃,帅气地跳到了两人的附近,本来就妒火中烧的他,看到两人如此“心灵契合”的举动,顿时被逼到了爆发的临界点前。
  他不由分说,冲上就用手肘勒住了冯奕飞的脖子,强硬地把冯奕飞往后带去,生生分开了两个人。
  冯奕飞还沉浸在幸福之中,完全没有意料到金烨飞的攻击,更没有提前预防他带来的巨大惯性,在毫无缓冲物的情况下,冯奕飞狼狈地躺倒在了地上。
  这倒地的过程中,正巧一块尖锐的湖石在碰撞中崩了起来,正中冯奕飞的额头。
  冯奕飞只觉前额一阵刺痛,瞬间就被猩红色的液体迷住了眼睛。
  金烨枫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从一个惊恐中,拉到了另一个惊恐中——当她“重见光明”时,首先看到的是冯奕飞带血的脸。
  “大飞!”几乎是飞扑过去的,因为接下来金烨枫看到的是,金烨飞竟还要对冯奕飞的拳脚相加!
  不远处的程庆凯和徐晓雅是全过程的见证人,他俩起先是愣住了,因为谁也没有想到金烨飞会这么狂暴。
  徐晓雅推了程庆凯一下,程庆凯像离弦的箭一样冲了上去。
  金烨枫顾不得别的,她拼了死命地抱住了金烨飞的腿:“金烨飞你疯了吗?他已经受伤了,你要干什么,快住手!”
  程庆凯也赶来了,他立即从背后勒住金烨飞的肩膀,这才与金烨枫合力把他暂时控制住了。
  可金烨飞却像一个杀红了眼的将军,双拳还在不停地挥动着,完全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似的,这一点都不像平时稳健的他,仿佛被什么附体了一般。
  “你们放开我!这个纨绔子弟实在太欠揍了,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这时,冯家的保镖们冲了过来,他们一部分忙着去治住金烨飞,另一部分急着扶起冯奕飞。
  直到保镖插手,金烨枫才有腾出手的空隙,她放开金烨飞,第一时间飞奔到冯奕飞身边:
  “大飞,大飞......”她带着哭腔的叫喊声,让冯奕飞瞬间清醒了很多。
  他刚才的确是被金烨飞打蒙了,加上眼前一片血红,他也有点慌了,还以为自己眼球掉出来了。
  直到这时,冯奕飞才抹了一把眼前的血,发现金烨枫已经带着模糊的血色轮廓线,出现在了他的身边。
  “枫丫头......我没事,你别哭......”他顾不得自己手上都是血,伸出手就要去抚摸她的脸。
  “大飞,你还好吗?”金烨枫抓住他满是血迹的手,丝毫不嫌弃地放到了自己的脸上。
  冯奕飞感觉到她温热的泪水流在了他的手掌心上,与血的质感完全不同,带着她急迫的关心,甚至有可以治愈他的力量。
  “你呢?有没有受伤?”冯奕飞摇摇头,突然担心起她这个平衡感极差的笨蛋,会不会在刚才被牵连到。
  他情真意切的关心,撼动了金烨枫的心,虽然她心湖里的水早已变成了惊涛骇浪,却在只他面前化成了点点泪光:
  “我有什么事啊,你都这种情况了,还有空关心别人呢,你是不是太多管闲事了......”
  “看你刚才吓得那怂样,我以为你吓坏了呢,有没有尿裤子呢,哈哈!”
  冯奕飞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本来想笑出自己的小虎牙给她看,却感觉到嘴里都是血腥味。
  “少爷!”老王急急忙忙地从坡上滑了下来,他不仅抱着一个超大号的医药箱,还带来了一个医生。
  这医生是昨晚连夜从J市赶来的,冯家的高级保健医,为了保险起见,老王自作主张调来的人手,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医生专业而迅速地帮他检查并清理了伤口,发现没有大问题,只是因为额头部位的血管丰富,才会让他看起来“满脸是血”。
  处理完伤口,为了防止百密一疏,医生又是给他打了一针“破伤风”,这才算圆满完成了任务。
  医生还继续问道:“少爷,你感觉头晕不晕?想不想吐,或者有没有特别困?”
  “没有啊!”冯奕飞摇摇头,医生说的症状,他的确一个都不沾边。
  “嗯,那基本上没什么大问题了,但最好休息一会儿,别玩太刺激的项目了!”医生终于点了点头,笃定地说。
  老王整颗悬着的心这时才算是落了地,但他很想闹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
  “金小姐,少爷这是......”他又瞥了一眼被两个保镖反手按在地上的金烨飞。
  “那个......”被老王这么一问,才突然提醒了金烨枫,心里“咯噔”一下。
  老王不会对金烨飞不利吧?毕竟有这么多保镖的存在,金烨飞明目张胆地欺负冯家少爷,会不会被他们动用私刑?
  “发生了什么?”刚刚再次滑下来的“臭皮匠”三人组,顿时被眼前的大阵仗吓到了。
  就滑第二趟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跑出这么多保镖来?哦,好像是大少爷受伤了,而且:
  “金二飞,你怎么了!”看到被保镖按在地上的金烨飞,李京原和胡曦都惊呆了。
  只有杨可,他突然明白了,终于爆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