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农门小王妃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我娘一定是疯了

第二百七十九章 我娘一定是疯了

只不过这会儿,显然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梨花她娘眼神落在白立肖身上,只觉得糟心无比。
  “你赶紧回去吧。”梨花她娘低低的催了一声。
  白立肖见梨花她娘这般在意这个,脸上慢慢绽出一个满是恶意的笑来:“你怕她们知道是吗?”
  梨花她娘脸上一下子毫无血色。
  白立肖从梨花她娘苍白如雪的脸色上得了什么快感似的,露出一抹扭曲的笑来。
  阮明姿冷笑一声,一手拿着那块木板,另一只手伸手从斗篷下头伸出来,挽住了梨花她娘的胳膊。阮明姿看都不看白立肖一眼,拉着梨花她娘往院子里走,“婶子,咱们回去,不用理他。”
  梨花她娘被阮明姿带着走了几步,她这才迟疑的回头看了一眼白立肖。
  白立肖站在雪地里,手里攥着那个霞光布的钱袋,神色阴冷。
  梨花她娘咬了咬牙,回过头去不再看白立肖,大步跟着阮明姿回了院子。
  进了家,阮明姿回身把院门关上。
  梨花她娘张了张嘴,似是想解释什么。
  阮明姿认真的看着梨花她娘,耐心的等了许久。
  梨花她娘苍白干涸的嘴唇微微动了下,最后却不知道从何说起,有些愧疚的低下了头。
  曲姨端着熬好的养生汤盅从灶房往外走,就见着院子这阮明姿跟梨花她娘静静的站在那儿。
  曲姨“呦”了一声,笑着喊:“你们娘俩在那做什么呢?淋雪呢?快进屋吧,天这么冷,我给你们熬了山药红枣羹,来尝尝。”
  阮明姿笑着应了一声:“这就进去。”
  曲姨端着汤盅往屋子里去了。
  阮明姿见梨花她娘有些无措的模样,叹了口气:“婶子,倒不是我想插手你的私事。只是白立肖……他方才那股凶狠的模样你也看到了。你自个儿小心些。”
  梨花她娘讷讷的点了点头,“我知道……”
  阮明姿暗暗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却打定了主意等梨花晚上回来后,要把这事同梨花说清楚。
  她后日就要去庐阳道了,去几日尚还不清楚,家里有这么个隐患,她是真的不放心。
  ……
  晚上,因着下雪,梨花回来的也早,她打了一把伞,在屋檐下抖了抖伞上的积雪,这才收伞进了屋子。
  一进屋子就发现屋子里的氛围似是有点不太对。
  她娘颇有点失魂落魄的模样,手上拿了块布,看大小应是在那绣着布娃娃的衣裳。也不知道她娘在想着什么,一不留神,针竟然扎到了指头上,一粒血珠滴落在布匹上头。
  对于一个积年的绣娘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犯的错误。
  梨花她娘自个儿都没回过神来,梨花快步上去,举起她娘被针扎破的手,免得落下更多血珠去,纳罕道:“娘,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梨花她娘回过神来,有些讷讷的,“没什么。”
  梨花有些奇怪的看了梨花她娘一眼:“真的没什么?……最近总觉得你魂不守舍的。”
  梨花随口一句话却让她娘脸色顿时都变了,她借着低头这动作来掩住自个儿的失态,随手放下手里的布娃娃衣裳,快步往灶房走,“……今儿你回来的早,还没给你热菜呢,等着我去给你热菜。”
  梨花越发觉得她娘有些不太对劲。
  等用过饭,梨花她娘却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梨花等了许久,最后只等来她娘愁眉苦脸的叹了口气,似是难以启齿的很。
  梨花有点心疼,“算了娘,你早点休息吧,我去看看妍妍她们。”
  梨花她娘想起今儿下午被阮明姿撞破的那一幕,脸色微微一变,知道依着阮明姿同自己闺女的关系,定然要告知闺女的。
  她愣愣的坐在原地,一动也不动。没过一刻钟,梨花果然如她所料的又回来了。
  只是这次梨花的神色很是严峻,开门见山的直接问:“娘,你跟那个白立肖是怎么一回事?”
  梨花她娘叹了口气,想着早晚总要面对这些的,她动了动嘴唇,“跟立肖没关系,是你白叔……”
  梨花她娘说不出话来。
  梨花坐到梨花她娘身边,小心道:“娘,其实我真的不反对你跟白叔在一起。只是白叔他儿子,那个白立肖,实在有些过分。他上次骂的可难听了,我不想你受这种委屈……但你要是实在舍不得白叔,我也能接受。大不了咱们出钱,给白立肖买个小宅子,再买几个照顾他的仆役。让他离你们离得远远的,就留你跟白叔高高兴兴的在一起过日子。”
  经过窦华辙那事之后,梨花感悟颇深。
  她不希望她娘跟她似的,被那些感情之外的因素给打垮打倒。
  她宁可出银子让那个惹人厌烦的白立肖去逍遥自在。
  只要她娘幸福就好了。
  梨花她娘眼泪突然就落下来了,她抹着眼泪,低声道:“不是……我不是想再跟他在一起。”
  她只是……
  梨花她娘深深的吸了口气,但仍是控制不住的心酸,她看着满脸不解的女儿,酸涩涌上心头,她垂着头,绞着手指,声音低了不少:“……你白叔已经再娶了,立肖找我要钱,是因为你白叔的媳妇生了病,没钱治……”
  梨花呆呆的看着她娘,她哪里能想得到,竟然是这样一个缘由。
  白叔再娶了,但没钱给媳妇看病,所以,白立肖来找她娘要钱?!
  等下,她怎么听着这事,怎么就这么让人生气呢?!
  梨花倏地站了起来,她瞪着深深垂着头绞着手指的亲娘,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想说一堆的话,在看到她娘这副模样时,硬是全都咽了回去。
  梨花尽量让自个儿的声音听着不是那么激动,她压着情绪问她娘:“……这事,娘,你告诉我,你到底怎么想的?”
  梨花她娘有些难堪的别过头去:“……我,我就是觉得,欠你白叔一份人情。”
  ……
  夜,雪已经停了,甚至还出了月亮。
  阮明姿蹲在院子里,借着积雪在那块木板上堆着雪人。
  她想起从前在孤儿院时,堆雪人是她们那些孩子最快乐的事情之一。
  今儿看到那木板上的小小雪人,还有耀哥儿辉哥儿的小小笑脸,她恍惚间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童年。
  然而木板上的雪人,因着先前同白立肖的冲突,已经摔碎了。
  阮明姿有点不甘心,打算再捏一个。
  正细细的捏着雪人时,梨花却风风火火的冲进了她的院子,看着很有些崩溃无语的模样,见着阮明姿便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我娘一定是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