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报告王爷祸妃来袭 > 第232章 不爱听

第232章 不爱听


  “王爷,你快放手。”西门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看到北冥玉如此粗鲁的把顾嫣然从床上揪起来,自身的条件反射让他赶忙过去制止。
  虎子也走了过去,满脸焦急,谁来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大家也蜂拥而至达到了顾嫣然的房间,大家都想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比如,北冥玉怎么了?顾嫣然怎么了?
  “你竟然命令本王?”北冥玉剑眉横竖,满眼怒意。
  “不是,王爷…不败他发烧了。”西门从北冥玉的手里夺过顾嫣然,这才发现自己逾越了,就在他不知如何解释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顾嫣然的手心在发烫,人发烧了。
  “什么?我看看……”这个时候,北冥玉也不再跟西门置气了,摊开左手摸了摸顾嫣然的额头,果然。这就难怪了,可为什么他会如此大意,明明他是第一个接触到他的人,为什么他却没有发现呢?北冥玉立马自责起来,还有,这烧也发的离奇,该不会是昨晚?
  “怎么会这样啊?”后面赶来的人也都探着头,一听顾嫣然发烧了,个个都是心急如焚。
  “大家别冲动,我想应该是这深山里温度比较低,夜里着了凉吧!我看问题不大,大家现在去找几张被子过来,把他裹严实了,等汗一出烧就会退了。”就在大家方寸大乱的时候,杨文涛展现了他当副将的领导能力和作为大哥的风范,火速安排了起来。
  “掌柜的,掌柜的……”
  “在,在,在。”
  “快去给我们多拿几张被子过来。”
  “好,我现在立马就去。”
  “三弟,你去帮忙。”
  “是,大哥。”
  “我也去…”
  “走……”
  “王爷,请你让一下好吗?”大鹏抱着被子,对坐在顾嫣然旁边北冥玉说到。话里话外,大家听得出一种不友善的味道,不知怎么的,他就是不喜欢这个王爷,刚才尽然那样对待他的六弟。
  北冥玉这次倒没说什么,从床上站了起来,这事毕竟是他有错在先。他知道他们亲如兄弟,在这个时候会因为顾嫣然对他有所不满这无可厚非,他现在只希望顾嫣然这烧能赶紧退下去,并且能赶来好起来。
  “王爷,不如你先去好好休息,不败这里有我们呢!”一旁的凌云更狠,表面虽然依然还是很淡定,背地里其实是在对北冥玉下逐客令。在他们眼里,顾嫣然是他们的六弟,而他们是她的兄长,是她的亲人,她现在病了,自然也是由他们照顾。至于王爷什么的嘛,都是身份尊贵的主,他们高攀不起。
  北冥玉自然听得出凌云的话外音,这让他的心里分外不爽,整张脸一瞬间黑了下来。但是,他还是忍了,他锐利的眼神看了凌云一眼,然后猛的一甩袖袍,走出了房间。
  “王爷,”随风在走之前匆匆看了一眼顾嫣然,然后急急忙忙的跟了出去。
  紧接着,十四公主也跟了出去。
  站在一旁冷着个脸的冰魄若有所思的看了床上的人一眼,也走出了房间。
  现在,房间里除了顾嫣然的六个兄弟之外,所有的人都已经出去了,气氛立马缓和了下来。
  “大哥,六哥不会有事吧?”
  “七弟,你不要着急,让你二哥好好看看。”
  这个时候,凌云在床边坐了下来,从厚厚的被窝里掏出了顾嫣然的手,认真的把起了脉……
  “二哥,你行不行?”
  “五弟,你还不知道吧?你二哥家世代都是江湖郎中,这方面他有经验,你快过来,别打扰你二哥诊断。”
  “嗯……”凌云的手搭着顾嫣然的脉,一会儿之后便站了起来。“没事,你们不用担心,应该只是受了点风寒。”
  “是吗?那太好了。”
  “太好了,太好了……”
  “二哥,六弟他什么时候能好起来呀?”
  “二哥,你说六弟没事,可他为什么醒不过来啊?
  “依我看,还是得让他先把这身汗出了才能退热。”
  “真是的,这家伙没我们在难道就不懂好好照顾自己吗?这才出来多久!”
  “我还发现,六弟好像很疲惫的样子。”
  “什么?依我看,肯定是那个王爷逼着六弟干了很多事,把他给累垮了。”
  “就是,王爷不会命令六弟做了什么非人的事情吧?”
  “我看就像了,你刚没看到王爷刚才一副很紧张的样子吗?肯定是做了什么亏心事才会对六弟那样,不然他用得着吗?”
  “行了,这些话我们兄弟几个在这里说了就算了,要是传了出去,你们还要不要命了?再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都还不知道,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等六弟醒来,听听他怎么说。”
  “大哥,这还会有错吗?六弟会变成这样,我看八成就是王爷害的!”
  “行了,你们一个个还真不要命啦?人家是王爷,不管是什么命令我们都得服从!好了,大家都别在这里了,我们让六弟好好休息,我留下来照顾他,你们也都去休息吧!”
  这一觉,睡得好长好长,眼前尽是一片黑暗,无边无尽;耳边则是熙熙攘攘的声音,却听不清一个字。
  “啊………”顾嫣然满头大汗的从被窝里坐了起来,太可怕了,她竟然梦见自己从山上滚了下来,还被滚下来的大石头给压住了。石头越滚越多,越压越难受……
  “六弟,六弟,别怕大哥在这里。”守在一旁的杨文涛立马拍了拍顾嫣然的后背,让她安定下来。他看得出来,顾嫣然好像是受了什么惊吓,应该是做恶魔了。
  “大哥?…”顾嫣然喘了喘气,“大哥,你怎么在这里?”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她怎么了?
  “我们今天下午到的,大家都来了。只是,我们一来你就发烧了,一直睡到现在。”杨文涛一边细心的对顾嫣然讲解,一边还在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大家都来了?怎么这么快?”顾嫣然实在没想到,她也就是睡了一觉而已,怎么所有的人都来了?突然有那么一种感觉,好像整个世界都变了一样。头好痛,也好重,身子也是,后背都直不起来了。
  “你别着急,再躺一会儿,我去给你倒杯水。”杨文涛起身,帮顾嫣然倒了杯水过来。
  “呀,我说身子好像什么压着呢,原来你们给我盖这么多被子啊?差点没把我压死。怎么?我发烧了吗?”顾嫣然把身上过多的被子挪开,然后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好多汗——但都是冷汗,而且,整个额头现在都是冷的。
  “来,喝杯水。”杨文涛把杯子递了过去。
  “谢谢大哥。”顾嫣然突然感觉,她这个大哥变得好温柔啊!她这是在做梦吗?以前老是针对她,老是对他颇多不满的大哥,此时正在细心的照顾她?就好像梦一样。
  “你怎么这么看着大哥啊?”杨文涛显然被盯得有些不自在了。
  “呵呵……只是,没想到大哥会这么体贴,我家大嫂有福咯。”顾嫣然打趣道。
  “哎…”杨文涛坐了下来,叹了一口气。“现在趁大家不在,你跟我说说,你费尽心思到凤鸣国究竟为了什么?”杨文涛一脸严肃。
  “呃?”顾嫣然猛不丁的再次被吓得一身冷汗,她睁大了眼睛,一脸惶恐的看着杨文涛,秘密被知道了?“大…大哥,你怎么这么问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顾嫣然真恨自己,为什么为要结巴呢?
  “你还想对大哥撒谎?”杨文涛一脸怒意,直接用手撕掉了顾嫣然的八字胡,把假胡子拿在手上,“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刚才,他想帮顾嫣然擦脸的时候,意外的就发现了这个秘密。
  “哦,我…”顾嫣然咽了咽口水,本来她还想继续编一个新的谎话的,可是,杨文涛却用一种能够看破她的眼神死死的盯住她,让她无从开口。
  “都到了现在,难道你还有什么秘密非要瞒着我们不可吗?我在想,这一路上,你到底跟我们说了多少谎话,你就是圣上派我们来找的那个女人对吧?如果你今天不把实情说出来,那么,就别怪大哥心狠了。”看得出了,杨文涛还是很念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的,可就算他怎么在乎,若是知道被人利用了这么久,难得他还能无动于衷吗?
  “大哥,不是那样的,我没有打算要利用你们!”顾嫣然很慌张,当她说出她没有打算利用他们的时候,耳边却又想起了她一开始的计划,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原来她真的是在利用他们。
  可是,明明不是那样的!明明不是那样的不是吗?!顾嫣然双手掩面,这个认知让她很痛苦,为什么现在她要在杨文涛面前为自己辩解,却做不到了呢?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呵呵…”她不禁轻声笑了出来,很是凄凉。“大哥,如果我告诉你,自从我来了这里,我就开始生活在了一个谎言里你信吗?在我的世界里,我每天都在辛勤的编制谎言,一条接一条,如果我说我没有这些谎言,我根本就活不下去你信吗?”顾嫣然说着说着,眼泪便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自从穿越以来,她一个人承受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现在,她不过是想把她最重要的人救出来,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过安安静静的生活,她有错吗?是的!她利用了他们,可是,她怎么会利用他们呢?当时的她怎么能预料得到,大家的感情会变得这么深厚呢?
  “你…先不要这么激动。”面对顾嫣然质问和眼泪,杨文涛怎么可能不动容?“六弟,我现在还叫你一声六弟,可是,如果你不能说一个让我满意的理由,出了这个门,我们就不再是兄弟。而我则是出来捉拿你的新兵营副将,杨文涛。”
  “大哥,你这是在逼我。”顾嫣然捏住自己的鼻子,因为鼻翼的地方好难受。
  “我没有逼你,我只是想知道实情!”是的,他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一个女人,一个通缉犯,究竟因为什么,非要到这凤鸣国来。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要利用他们,她对他们的感情究竟是真是假。
  顾嫣然再一次叹气,难得真的躲不过了吗?她忧伤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该叫她从何说起呢?”大哥,你相信我,我…我……”‘我没有骗你们?’‘我没有利用你们?’可是,这些都是假话,她又怎么说得出口。
  杨文涛看得出来,现在的顾嫣然非常纠结,“把真相说出来,就从你的名字开始。”
  “名字?呵……”顾嫣然再一次被戳中要害,是顾嫣然?还是舞倾城?还是女屌丝?东方不败?“大哥,我可以把你一切都告诉你,可是你会相信吗?”毕竟,那么离奇,这个朝代,会有人信她吗?谁信?
  “我信!”毕竟相处了这么久,杨文涛对顾嫣然的感情不是没有的,顾嫣然是什么样的人,他多少也看在眼里。只要她说,他就会信!
  真的吗?说她是一个灵魂穿越者,他也会信吗?
  “大哥,你去帮我把虎子他们都叫过来吧!”顾嫣然喝了口水,想了想,这些秘密迟早都会有戳穿的一天。事到如今,与其抱着这些谎言让良心不安,还不如主动坦白,让自己活得真实一点,毕竟这些人可都是她在乎的人呀!
  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相处久了,难免会被诸多意外所牵绊。顾嫣然实在不想说他们对她来说只是个意外,但这的确是个意外。
  “大哥,六弟已经醒了吗?”
  “太好了!”
  “嘘…小点声。”
  “怎么了?”
  “六弟,你终于醒来啦?吓死我们了。”
  “六弟,我看看你烧退了没有。”
  “嗯嗯……我已经没事了哦。”
  顾嫣然见大家都已经过来了,于是在床上调整好了一个位置,“不好意思,让大家担心了。”
  “六弟,你说什么呢?这话我们就不爱听了。”
  “就是,我们大家是兄弟嘛,你有事我们当然担心啦!”
  “六弟,以后别跟我们说这么见外的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