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快穿女配之男主别害羞 > 第127章 校园恶魔的点心 2

第127章 校园恶魔的点心 2


  
      “什么破玩意儿,一会儿我回去问修。”
  
      绯澈有些不高兴,她就这样将修给的礼物丢掉,礼物究竟是什么,感觉怎么成了她和修之间的秘密呢?
  
      她是他的女友,怎么可以和别的男生有秘密!
  
      “问吧,问吧!”
  
      希媚儿没所谓地摆手,云修个闷货,不信他敢说出口。
  
      绯澈气愤地哼一声,一脚扪在油门上,快艇乘风破浪飙出去,速度之快,感觉像在海上坐云霄飞车般,耳边是海水的呼啸和飞卷的浪花,时而有不少鱼儿越出水面,不谙世事的鱼儿们看见快艇,还以为是新同伴,争先恐后地追着快艇游着。
  
      “海豚!看,海豚!”
  
      希媚儿惊喜地看着前方不远处正愉快地跃出水面的海豚,站起来,迎着浪花招手。在她看来,海豚绝对是海洋里最萌的生物,她怎么都看不够。
  
      耳边听着她愉快的喊叫,眼里是她欢喜的笑靥,绯澈忍不住勾起唇角,心头竟然荡漾着一种莫名的喜悦,不由自主放缓速度,尽量减小快艇的噪音,好让她更加接近海豚。
  
      “哇靠,好可爱啊!”
  
      海洋馆的海豚都是被驯服的,即便它们再愉快地玩球表演,依旧逃不过人为的影子,眼前的海豚却是真正的无拘无束,畅游在大海里。
  
      砰......
  
      快艇突然被不知名生物猛烈地撞击,正沉浸在看海豚的欢乐中的两人被骇一大跳,回头一看,心脏一下子提到嗓子眼儿里。
  
      鲨鱼!
  
      两人瞠目互看一眼,不过瞬间,两人的眼神却交流太多的信息。
  
      鲨鱼是不小心撞上快艇,还是被什么吸引而来?
  
      现在要怎么办?
  
      两人一边忌惮地盯着鲨鱼的鳍,一边搜寻游艇的位置,却发现游艇距离这里起码两海里,鲨鱼的头却已经将快艇的尾杆撞碎。
  
      “换上,准备跳水!”
  
      绯澈将一套潜水服丢希媚儿手上,自己则快速拿起另外一套男士的。
  
      希媚儿快速动作着,却发现拉链好似被什么东西卡住般,怎么都拉不开,急地满头汗,绯澈正要往身上套潜水服,看见她这边磨磨蹭蹭,撑开潜水服就往她身上裹,直接将她整个人塞潜水服里,来不及说话,扑通,跳进海水里。
  
      砰......
  
      快艇被鲨鱼撞成两半。
  
      希媚儿窝在潜水服里,有呼吸器还好,绯澈下到海里,只凭着一口气,很快就需要补充氧气,可恨鲨鱼追上来,更可恶的是,它像是知道潜水服里面藏着可以吃的生物般,张大嘴就要咬潜水服。
  
      FUCK!
  
      绯澈无声地咆哮,赶紧将潜水服从希媚儿身上脱掉,将她推到旁边,拿着潜水服当诱饵往前游动。
  
      喂!
  
      希媚儿捂着嘴无声地呐喊,他这样做太危险啦,快把潜水服扔掉啊!
  
      咕噜咕噜,鲨鱼似乎生气了,张大嘴,抖着尾巴像一支利箭般蹿游向绯澈,希媚儿大急,想也没想就去拽鲨鱼的尾巴,虽然拽不住,却引起鲨鱼的注意。
  
      几乎有希媚儿身体两倍大小的鲨鱼,调转头,大张的嘴就往希媚儿身上咬来。
  
      哇靠,好人果然不好做,这下子要死了!
  
      希媚儿哀嚎着放开鲨鱼尾巴,想要逃蹿,却已来不及,哗啦,鲨鱼的大嘴巴吞咽着海水咬向希媚儿的背。
  
      咔,身后传来东西碎裂的响声,她的背却没感到应有的疼痛,她转头一看,鲨鱼的嘴里塞着一块舢板,已经被咬碎大半,剩下的险险地卡在鲨鱼的牙齿之间,舢板旁边,她看见一条带血的胳膊。
  
      “快走!”
  
      绯澈收回胳膊,拉着她就往前游,两人都已到了极度缺氧的状态,哗啦,两人一同冲出海面,万幸的是,在他们身边漂浮着救生衣,他们紧忙套身上,扑腾着四肢往相反的方向游,就在这时,游艇正好来到他们面前,快速放下救生梯。
  
      绯澈先将希媚儿举起,送上救生梯。
  
      她顾不得管他满是血污的手臂,飕飕地往上爬,哗啦,绯澈抓住求生梯,往上爬,鲨鱼却再次出现,嘴里的舢板已经不见踪影,抖着身体,狠狠地往救生梯的方向撞来。
  
      “小心,大家一起用力拉!”
  
      游艇上,云修大喊一声,立即有人拽着救生梯的绳索往上拉,希媚儿尽量蜷缩双腿,好让绯澈再往上爬一些。
  
      砰......
  
      鲨鱼的头重重地撞在游艇的钢板上,发出渗人的巨响,救生梯也在这时被拽上夹板。
  
      呼......希媚儿和绯澈同时长出一口气,相视一笑,庆祝劫后余生。
  
      她从未想过,关键时刻他竟然会出手救她。刚才情况那么凶险,他就不怕一口被鲨鱼吞下?为救她,值得吗?
  
      希媚儿感到疑惑,绯澈更觉惊诧。虽说他不是个见死不救的人,却也不至于舍己为人,可看见鲨鱼对着她张开大嘴的时刻,他的脑子里面就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绝对不能让她有事!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拎着潜水服引开鲨鱼,在鲨鱼扭头咬向她时,他不假思索随手抓了身边的东西就往鲨鱼的嘴里塞,甚至来不及看到底是什么,更没时间思考到底能不能将鲨鱼的嘴卡住,就这样冲动地出手。
  
      看见她完好无损地逃开鲨鱼的啃咬,他甚至忘记手臂上的疼痛,那一刻,就好似,只要看见她完好,他什么样子都没所谓般。
  
      为什么会这样?
  
      他什么时候变的如此......奇怪?对,就是奇怪,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女人,置自己的性命于不顾,这太违反常理了?!
  
      绯澈来不及思考出结果,人就被医护人员抬去治疗。他的手臂受伤不是一般的重,伤口之深,缝合时都还在不断往外流血,用了好多止血药,缠好几层纱布,看的希媚儿触目惊心,楚心妍泪流不止。
  
      “都是你个害人精,要不是你拖累澈,澈哪里会受那么重的伤!”
  
      楚心妍凶恶地瞪着希媚儿。
  
      希媚儿想要反驳,看见绯澈缠满纱布的手臂,到嘴边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刚才,确实是她连累的他!
  
      “看看,没话可说了吧!我就知道,你这样的臭虾米,跟着澈,肯定会带来天大的祸患。先是惹怒蒂骅的人,被人家打击报复,现在连鲨鱼都引来......”
  
      “住嘴!”
  
      绯澈厉声呵斥。希媚儿是他的女人,除了他,谁都别想骂她!
  
      希媚儿根本不在意楚心妍的指责,此刻,萦绕在她心头的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鲨鱼为什么专挑他们的快艇攻击?
  
      她隐隐闻到一丝阴谋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