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黑道特种兵 > 499章 只有砍死,没有砍伤

499章 只有砍死,没有砍伤

    似乎是的市民感觉到了今晚的不同寻常,街道上显得异常安静。www.QВ5、Cǒm除了昏黄的路灯在依然坚守着岗位以外,街面上没有一个人,只有偶尔窜过的一两声猫和野狗的叫声。

    “伟哥,我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呢,你看周围阴森森的,连个人影都没有,真他娘的邪门了!就算现在已经十二点多了,也不该这么安静啊,!”一行十几个人默默的在东郊的一条小巷里行走着,其中一人似乎嗅到了什么异样的气息,不由的扭着头左右看了看,皱着眉头低声道。

    被称为伟哥的人嘿嘿一笑,轻轻在那人头上拍了一下,低声笑骂道:“我说你他娘的没病吧?还是被吓的尿裤子了,操,华兴社的人是三头六臂怎么着?他们也不过是一个肩膀上扛个脑袋,照样一刀能干死。操,没事儿别他娘的瞎想,这次咱们老大可是跟上面全都计划好了,一准出不了差的!”

    先前说话的人想了想也是,就算是他们在今晚行动之前也是一点消息都不知道,老大只是在前几天就放话说今天会有大行动,让大家都准备好,显然这次的事情可是上面经过严密计划的,想到这他立即嘿嘿一笑,轻轻的从怀里抽出一把泛着惨白冷光的砍刀,轻轻舔了舔嘴唇低声道:“嘿嘿,我说伟哥,老大可是说了,干掉一个奖励1万块,今天咱们哥几个就好好比比,看谁他吗的砍的人多,怎么样?”

    “你他妈想死啊?快点把家伙收起来,要是让别人看见了,咱们他吗的今晚有地方吃饭了不说,还坏了一个赚钱的机会,!”伟哥皱了皱眉头,恨不得一脚将这小子踹到一边。

    “切,这儿附近除了咱们,连个鬼都没有,你怕个jB啊?”那人鄙视的看了伟哥一眼,不过听到坏了赚钱的机会,还是老老实实的将家伙又塞了回去。

    他们这些人都是东郊附近一个小帮派的成员,虽然完全在华兴社的掌握之下,但像这样的小帮派还是有不少的。平时只要他们不惹事儿,华兴社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大家都要吃饭嘛,甚至有的时候华兴社还会分一些生意给他们去做。

    这个小帮派的成员并不多,只有五六十人,前几天老大将他们偷偷的聚集起来的时候,就对他们承诺说在近期将要展开的大行动中,无论谁只要能砍死一个人,就会有一万块奖金!

    一万块啊,像他们这样的人,正经的手艺没有一点,想找个本份的工作,每个月能有个千八百的收入就算不错了,累死累活的不说,还得看人家脸色。可是出来混呢,就他们那个小帮派,虽然平时比较清闲,可是每天也就见个三十二十的。现在砍一个人就能得一万块,这不他吗的能顶的他们一年的收入吗?

    要是砍死三个五个,还不他吗的了?听到这个消息的小弟眼中全都冒出了小星星,脑子里除了钱以外似乎再也装不下别的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啊,这些家伙这几天是使劲的糟践着自己的官方招牌猛男四菜一躺上传

    口袋,可着劲儿的巴结着自己的胃,就等着今天连本带利的把这一切都捞回来!

    可惜他们的想法虽然美好,却注定要落空了。好在这些家伙来的时候全都吃了个膘肥体壮,还不至于当个饿死鬼!

    本来今晚在听到老大的计划时,几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老大竟然敢让他们去砍华兴社的人!在华兴社是什么?那就是天,是地,是阎王爷!平时就是他们的老大见了人家华兴社的一星小弟,都得恭恭敬敬的叫声哥,更别说他们了。

    可在老大的一番煽动人心的蛊惑之下,他们渐渐感到自己的胆量像被吹的气球一样,渐渐的膨胀了起来,而且一个个变得兴奋不已。其实一切都很简单,田雄不可能派太多人来华兴社的地盘,那样肯定会引起华兴社的注意,因此他让手下人收买了这些小帮派,他们大多都是些本地人,而且华兴社也都知道他们的存在,所以根本不会对他们起疑心。

    洪帮的承诺让这些人都蠢蠢欲动,因为田雄的人明确的告诉他们,只要能配合自己找华兴社的麻烦,一旦灭了华兴社后洪帮将把原本属于华兴社的地盘分给他们。

    这对他们来说可是一个致命的惑啊,混黑社会的最想要的是什么?地盘!这些小帮派大多生活在华兴社的阴影之下,有很多甚至都是被华兴社开除或者直接就是想加入华兴社但没通过的人。他们或多或少对华兴社都有些怨言,大家都是混黑社会的,他们,平手走路的时候脑袋几乎得夹在裤裆里,在家里还经常被老父亲拿着扫帚往外赶。

    在人家,人家华兴社的小弟一个个西装革履,穿的人模狗样不说,每天还正儿八经的在那里上班,成了他娘的阳光下的一族,月月拿着小工资不说,走起路来一个个都昂挺胸。仿佛他们不是黑涩会,而是政丶府部门的公务员似的。

    平时看着华兴社的风光这些人的心中已经充满了羡慕和嫉妒,现在听到洪帮给他们开出这么好的条件,他们自然不会拒绝,哪怕对方是华兴社他们也决定拼一拼。如果他们成功了,那现在属于华兴社的一切就会成为他们的啊。

    而且在他们的认知里洪帮依旧是国内第一大帮,他们可不相信华兴社会是那个领导了国内上百年黑道走向的黑道牛的对手。

    伟哥他们这一队人渐渐的看到了目标,那里是华兴社在东郊的一个酒吧,像他们这样的队伍还有四五组,分别都是华兴社旗下的场子。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在行动的时候就已经成了别人手中的棋子。洪帮之所以会给他们开除这么优厚的条件,目的只是让他们这些炮灰将华兴社的兵力吸引过去,然后再由自己的精英出手一举解决战斗。

    今夜注定了是个不眠之夜。酒吧门口今天格外的冷清,甚至连看门的华兴社小弟都没有。伟哥朝四周看了看,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还是给兄弟们使了个眼色,然后推开门率先朝酒吧里面走去。

    伟哥是个新人,虽然平时喜欢说大话,但像他们这样的小帮派,根本就是个混混组织,平时哪里有机会给他们砍砍杀杀?这次儿来砍人对伟哥来说还是他娘的大姑娘做花轿,头一回呢。所以进了酒吧后伟哥显得有些紧张,双手紧紧抱在胸前,深深的吸了口气,待感受到贴胸放的那把砍刀传来的冰冷气息,才让他平静了许多。

    酒吧内和往常没什么区别,一行人打着哆嗦慢慢的走了进去,当最后一个兄弟进来后,酒吧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关起。随后酒吧内原本散坐在各处的客人们突然变了一张脸,一个个从桌下抽出家伙冲着伟哥他们嘿嘿笑。

    华兴社平静的太久了,很久没有人来找事儿了,这让华兴社内的一众好战分子都很郁闷,这次听到上面的安排,他们一个个都像是吃了一样兴奋,就等着这些白痴送上门来。

    “小子们,你们他娘的是属蜗牛的吗,竟然来的这么慢?”一个华兴社小弟嘴角微微一抽,冷笑着道。

    伟哥再傻也知道中套儿了,但此时已经没有了退路,一咬牙伟哥从怀里抽出钢刀大喝道:“操!兄弟们,千万别忘了,一个人就是一万块,自个儿数自个儿的!”说完他挥舞着砍刀朝离他最近的一个华兴社小弟冲了上去。

    伟哥身后的人也出一声类似独狼的惨叫,他们知道伟哥这么说只是在给自己打气,华兴社小弟此时至少得有三四十人,不论人数还是实力都在他们之上。可是现在他们不仅是为了钱而战,还要为命而战。

    虽然杀光这里的人,他们不一定能站着走出去,可是不杀光这些人,他们一定不会活着走出这扇门!

    看着一群困兽犹斗的白痴,华兴社领头的小弟没有一丝怜悯,猛的将口中的砍刀举起,狞笑着道:“兄弟们,给我砍死这帮吃里扒外的杂碎!”

    两群人瞬间纠缠成一团,冷冷的刀光,带着死神的狞笑,毫不留情在对方的身体上划出一道道伤痕。一时间喊杀声,痛呼声,叫骂声,夹杂着血腥味一起,将酒吧渲染成了一方人间地狱。

    同样的事情在、hn两省各地都在上演着。许许多多的人在拿着性命去拼杀利益,去填着那永远望不见底的……

    江湖就是这样,江湖子弟虽然怒马鲜衣,可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他们的性命贱若草芥!套用一句俗话讲,那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如果不想被人砍,那就只有你砍人。

    王胜带着猛子等人从黑色曼陀罗走了出来,他们将钢刀用白布缠在手上。王胜嘴上叼着香烟,一脸兴奋的道:“猛子,带一部分人去东街,把洪帮那伙*全给我剁了,其他的兄弟们跟我走,”王胜大喝一声,一众兄弟纷纷高声附和。

    冷冷的夜风吹不散他们体内的热血,今天晚上街上的行人早就绝了迹,这是因为华兴社早就悄悄的跟地方打过招呼,以华兴社在的势力以及口碑,他们的话自然还是有很多人会听的。

    看着前方突然出现了一群人,王胜猛的将刀举了起来,所有的小弟全都停住不动。嘴角轻轻一抽,王胜脸上挂着残忍的笑容大声道:“小子们,立功的时候到了,谁想在衣服上多加几个星星,今天就拿出尿尿的劲头来给我使劲砍!为了减轻医院的负担,我们的口号是什么?”

    “只有砍死,没有砍伤!”华兴社的小弟们将手里的钢刀舞动的跟花一样,嗷嗷叫着跟在王胜后面扑了上去!

    最新全本:、、、、、、、、、、